裸體主義者──方剛自序

歡迎在此發表您的天體觀念。(非會員可閱讀)

版主: 還空

裸體主義者──方剛自序

文章還空 » 週日 7月 01, 2012 4:23 pm

序三:自序
方剛

  關於裸體主義者,我們長期以來聽到的都是別人關於他們的聲音。在開始這本書之前,先聽一聽本書中幾位裸體主義者自己的聲音,聽一聽他們在大自然中裸體的感受:
雨後碧綠如茵的大草原,青蔥大樹下的海景瞭望石,我將赤裸的身軀鋪躺在上面,把自己躺成了大自然的一部分,我不知道那有多美,我只知道自己的心靈好滿足、好滿足……
我此時不在天堂,又在哪里呢?夢裏也微笑呢!
當我赤裸在花海中,身體被葉片上的露水打濕,伸長手臂舞蹈著的時候,真想變作一隻鳥兒飛上天呢。
當我把全身的衣服都脫盡的一瞬間,當大地清新的空氣把我全部包圍籠罩的一刻,那清涼的空氣輕撫著我全身每一處肌膚。全身的束縛都沒了,我一下子就回到了嬰兒狀態,忍不住想伸胳膊伸腿兒地舞蹈。
好久好久沒這麼親近水汽和泥土了。這「好久」有多久?今生之前吧。我一點也不在意被弄髒的身體,大叫著,大笑著!
包裹在涼濕的空氣中,我們興奮地哆嗦著,沿著曲折的林間的小路慢跑起來,渾然不知也不在乎這條小路將伸向哪里。低垂的枝椏上還有昨夜的露珠,滴在我們身上,涼徹心扉,讓我們欣喜若狂地大叫著拋開。就在我們奔跑的時候,樹枝拍打著我們的前胸和手臂;當一個黑莓落在我們的大腿上時,那感覺就像電流通過身體一樣興奮。
當我們躺在這片滾熱的天地時,我們所有的感官似乎一下子靈敏了:我們可以清楚地聽到林間鳥兒的高歌,遠處田裏的犬吠,也能聞到森林和田野裏所有夏日的香氣。
陽光似乎就要穿透我們的皮膚,鬆弛我們身上的每一塊骨骼和肌肉。我們不由自主地放鬆了,這種體驗我們從來沒有過。我們的身體不再像往日一樣僵硬,我們現在伸展著、平躺著,像貓一樣柔軟。
人的一生中,一定要體會那種光著身子跳進水裏無拘無束的感覺!
裸泳的特別之處在於那種敏銳的光滑感——沁入在你的肚子和肋骨之間。這是一種全新的感覺,不是童年的那種體驗。現在這種感覺則太過自然以至於那個年齡不可能體會到;只有那種常年被泳衣束縛的人才能領會到這種愉悅感。
  裸體主義何以長期被汙名化?因為裸體讓人們聯想到性,因為人們認為性開放在前,身體開放在後;因為人們認為裸露的人心理一定有問題,因為人們害怕裸露給下一代造成壞影響;因為人們認為裸體是一種傷風敗俗的事情;……。
  所有的「因為」,都是因為無知。
  讓我們真正去瞭解裸體主義,以及裸體主義者吧。
正如本書中提到的一位臺灣的裸體主義者新一所說:「裸體沒有錯,如果有錯是人出了錯;裸體沒有錯,如果有錯是地點出了錯;裸體沒有錯,如果有錯是思想出了錯。」也就是說,參加的人不對,在錯誤的地點,錯誤的時間,做了不合時宜的事情,才會有錯。最後一個「思想出了錯」,也包括旁人的思想出錯——用色欲界定裸體主義者。
裸體主義和裸體都並不色情,一群人裸體並不會本能地產生性欲。這些假設是喜歡穿衣服的社會臆想出來的。性只是欲望的問題,和是否穿衣服沒有關係。


本書仍然可以算作我的「性少數人群」系列研究的一部分。既然在公眾的眼中,裸體被與性如此緊密地放在一起想像。
我已經做好被罵的準備。因為維護少數人的權利被咒駡,因為發出與眾不同的思考而被咒駡,我會視之為一種光榮。所謂「道之所在,雖千萬人吾往矣」。
在過去幾年間,我因為宣導男性解放、博士論文研究男公關、反對「守貞課」、宣導設立裸體浴場等等,幾度成為「新聞人物」。每條網上新聞的後面,都有許多人上來「評論」。正如有的網友留言所說,這種所謂的「評論」其實是「隨地大小便」。我剛開始面對這些大小便一度很生氣。後來見識多了,就完全氣不起來了,只是覺得好笑。現在幾乎完全不看評論了,因為都是千篇一律,不看也知道他們會說什麼,不過是對我的老母、姐姐、妻子和女兒充分地展現他們的性幻想而已。反而是我的朋友們很氣憤,讓我刪,可我從來不刪。我刪,說明我重視你。我不理你,是因為我蔑視你。有時偶爾看看,我會笑出聲來,為某些人的荒唐和無恥而發笑。
  網路為公民提供了自由評論的空間,這是一種社會進步。如果「評論者」以為發洩性幻想也是一種評論的話,他們可以行使這權利。有人會覺得受到名譽傷害,人格被污辱,這雖然是事實,但我個人不會介意,我仍然會維護你「評論」的權利。我只是有些同情這些人。因為從這些留言中,我看到的是一種極度的非理性,甚至接近躁狂的精神狀態,我懷疑個別人還有精神分裂症的可能。如果外人只從這些評論瞭解中國人的話,難怪會說我們是「暴民」了。
  需要說明的是,有少數狠批我的評論,確實不是「大小便」,而認真動腦子想過的。雖然受個人思維能力和知識水準影響,在我看來這「思考」仍然非常荒謬,但至少還是認真想過了。我很喜歡這樣的批評評論,因為這可以用來補充、豐富和完善我的思想。所以,我要感謝這樣的批評者。
  我原本沒想到自己的觀點和發言會有這麼多人反對,因為我不覺得自己講了什麼特別驚世駭俗的話,只覺得說了些淺顯得任何一個理性正常的人都能懂的真理而已。反對的聲音這使我更加認識到,我有必要更多地做這樣的發言,以便更好地喚起民眾去思考和覺悟。
  至於我發表些自己對事物的看法就被指責為「炒作」,我要說:如果這就是炒作,那我就願意永遠炒作下去。因為在我看來,這樣的「炒作」有助於促進多元思想在這個社會的傳播,有助於保護少數人的權益,有助於傳達進步的理念,有助於推進社會的變革!我們的社會,需要更多這樣的「炒作」。
  對裸體主義理念的推廣,也是這樣。
  感謝這個時代,至少我的人身權利一直沒有因為發表某個觀點而被剝奪,甚至我在大學自由講課的權利也沒有被剝奪過。我幻想一直不會被剝奪,只有這樣我們這個民族才有希望。


  再用一段在大自然中裸體的感受結束這篇「自序」,這段感受是我們將談到的「北京天友小組」的一位活躍成員,寫於一次在北京郊區裸體歸來後:
  竟然可以看到那麼多昆蟲,那麼小,在草叢中爬動,跳躍。看到那麼多草,花。
  躺在地上,竟然離花草那麼近,仿佛可以看到它們成長的速度。各種各樣的小蟲子竟然也離你那麼近,它們跳到你的身上,爬來爬去……
  這時,你會深刻感悟到,這世界是它們的,你是一個外來的闖入者。只有當你也赤裸身體的時候,才是對同樣赤裸的它們的一種尊重,才是也回到了大自然中,成為大自然的一部分。
  事實上,我更深刻地感覺是,我們已經很難被大自然所接受了。我們害怕蚊蟲的叮咬,我們害怕草刺紮傷我們,我們害怕毒蛇和毒蜘蛛咬到我們,即使這一切都沒有,仿佛草叢中的空氣也會讓我們的皮膚過敏似的……
  人類確實被所謂文明束縛得有些「變態」了。
  人類被所謂文明束縛得「變態」了,這就是穿衣服的文明。僅僅因為這個,也讓我們來客觀地認識裸體主義者吧,看一看他們的生活,聽一聽他們的夢想,也許,有些同樣是你所嚮往和夢想的……。
以鷹翔之姿為師,以虛無為懷
俯仰天地,尋諸識者
頭像
還空
版面管理
版面管理
 
文章: 53
註冊時間: 週三 11月 08, 2006 11:15 pm
來自: 台灣
 

回到 天體觀念教室

誰在線上

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: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

cron